难逃现金流压力,轻轻教育向在线1对1告别

发布时间:2021-10-13 09:51 来源:网易教育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2021年10月12日,在线教育企业轻轻教育宣布关停1对1业务,转型做录播课。

就在一年半以前,轻轻教育还曾因为疫情期间检验了用户对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而选择“All-in-在线1对1”,逐渐降低乃至关掉上门业务的比重。彼时轻轻充满了雄心壮志,认为可以在在线1对1领域大展身手。

当时选择聚焦在线1对1的轻轻,是顺势而为;如今选择关停在线1对1的轻轻,本质也是一种“顺势而为”。

判断的逻辑没变,但大“势”变了。

随着这次转型信息的宣布,轻轻教育同时宣布家长所有未消耗的轻轻1对1课程,将可以兑换为学而思培优在线、学而思网校、学而思轻课、洋葱学园、流利说®英语、松鼠 AI 课程或上海市培训行业协会跨界公益互助平台的多种课程,家长可自由选择兑换机构。

创业六年,风雨飘摇,从O2O到上门家教,从在线1对1到录播课,轻轻教育的创业轨迹,无疑成为整个在线教育大环境的一大缩影。

01

双减重压,难逃现金流压力

轻轻从在线1对1赛道的离场,最直接诱因是当前正承受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而2020年疫情期间,轻轻还实现了整体业绩翻倍、现金流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50%,彼时的轻轻整个公司的运转都较为稳健。

随着双减政策下发,情况翻转。

网易教育了解到,7月下旬政策下发,8月轻轻就已经开始启动裁员计划、压缩人力成本。而为了防止暴雷的可能性,从7月开始,挤兑压力凸显,轻轻也开始陆续退掉用户的预收款,逐渐压缩风险成本。

这种预判除了既定的政策影响,还有政策的潜在影响。

截至目前,上海地区的指导价尚未发布,但根据9月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强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监管的通知》显示,指导价的划定可以参考班型来制定,班型主要可分为10人以下、10~35人、35人以上三种类型,并未单列1对1。

而如果1对1的价格与10人以下的小班价格看齐,这对于1对1的成本压力是非常大的,甚至说每卖一单,就可能是巨亏。

此外,受政策对资本市场管控的影响,轻轻的上市计划也彻底“终断”。

根据网易教育了解,轻轻原本计划在今年5月启动IPO,今年上半年德勤也入驻了公司,整个审计都已经完成。

现如今,这条融资的路径显然已经关闭。而这条路径,曾对轻轻来说无比迫切。

2019年8月23日,轻轻曾宣布与海风教育达成战略合作。从对外口径来说这是一种战略协同,但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这是由双方共同股东好未来主导完成的一场“紧急接盘”计划。

从公开发布的历次融资信息也可以看出,从B+轮开始,每轮都投资轻轻的好未来已经成为轻轻的大股东,可见在轻轻的诸多特别重大的战略决策中,好未来占据了很大的话语权。

事实上,接盘海风之前,轻轻的经营一直是相对保守稳健的,且通过线下建立站点、地推获客的方式,获客成本也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但海风显然是完全不同的一条路子,彼时业内就有过判断,这一“合作”后,轻轻的精细化运营的压力将骤增。

此外,据网易教育了解,当时接盘海风,轻轻方面花费了几个亿的费用,那时候上市就已经在轻轻的计划之中,其试图通过二级市场的融资来缓解这一较大的接盘压力。

但很显然,这一“窟窿”在今天也很难如期“补上”。

重重原因作用在现金流上,造成了今天轻轻从在线1对1赛道退场、现有学员全部交付出去、转向录播课的结局。

02

创业6年,转型3次

如前言所述,在轻轻创业的这六年时间里,其总共经历了三次大的转型。

2015年,轻轻教育(时名轻轻家教)正式成立,定位于K12阶段的个性化辅导家教平台,为学生匹配合适的老师提供上门和在线授课。即O2O平台,这一模式后来一度被妖魔化。

的确,2015年的O2O赛道确实很戏剧,2015年上半年,教育O2O无疑成为在线教育最火热的赛道,而到了下半年伊始,随着“老师来了”资金链断裂宣告倒闭,这个赛道也逐渐走向萧条,有多少企业在2015年上半年雨后春笋般涌出,就有多少企业在下半年直面倒闭。

而在O2O停止补贴、甚至说跌落谷底最艰难的时候,轻轻家教向平台老师开始收取服务管理费,这一策略引起了内部非常大的抵触情绪,平台老师的流失率一度高达50%。但轻轻认为老师、学生、平台这三方应该是共赢的,如果平台一味地处于弱势、亏损地位,那不可能走得长远。

也是基于这种判断,使得轻轻成为O2O时代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随着诸多O2O企业退场、转型,完全脱离出与上门家教有关的业务,轻轻似乎始终坚守如此。

在后来一次分享演讲中,刘常科曾坦言“泡沫”后的家教O2O才是现在越来越回到了商业的本质,回归到教育行业该有的节奏:回到给家长和老师提供价值,并且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

在此之后,轻轻也不断进化,比如新增班主任团队,做重上门家教的服务模式;与此同时,根据用户对在线教育的诉求,轻轻也逐渐发展出在线1对1和在线同城小班业务。在2018年,轻轻在线业务占比20%;而到了2019年,这一数据直接翻倍到近40%。

也是基于新业务的延伸与发展,2020年1月,轻轻家教宣布正式更名为轻轻教育。并在2020年年初,选择全面聚焦在线1对1。

“轻轻在2014、2015年初探索的时候,用户对在线教育的接受度还没有那么高,所以我们以上门为主;后来随着消费者对在线教育的接受度提高我们开始上门与纯在线两者兼顾;到了今年(2020),轻轻要顺应消费者的需求就此专注在线1对1。”这是轻轻在2020年疫情时的判断。

很显然,当下的录播课,成为轻轻再次根据“形势”转型的方向。

03

编辑手记

在轻轻内部有个传统,那就是每名员工每年都要参加一次45公里的徒步;管理层每年都要进行一次“100KM领导力远征”的戈壁徒步。

这种价值观和企业文化的传递,已经渗透到轻轻的每一个员工身上。

网易教育了解到,在轻轻着手启动转型录播课之后,曾经离职的不少员工,包括此次8月份裁员队伍中的不少员工,甚至不少高级管理层,都选择义务性地回到轻轻,帮助公司处理课程兑换事宜。

一位同在义务帮助处理后续事情的内部员工告诉网易教育,“有个同事已经接到offer了,但还是决定为了公司,推掉offer回来,包括一些外地员工也有回来的。”

看似轻轻为此次从在线1对1赛道的退场做好了处理后续事宜的准备,但从现实表现来看,轻轻的这个准备似乎又没有做足。

根据社交媒体平台不少轻轻的老师反映,在10月11日晚间轻轻教育就出现了解散公司企业微信、全体老师企业微信账号被删除的情况,此举在老师群体中产生巨大震荡,不少老师都认为如此突然且费解的举动背后是公司跑路。

与此同时,也有一部分家长反映在课程兑换成功之后,“接手”企业的客服却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这也使得这部分家长非常恐慌,并不清楚自己是否成功兑换了课程。虽然与相关企业对接了兑换课程事宜,但要知道客服是与家长群体接触最直接的群体,这种信息不对称局面的发生,也暴露了轻轻在善后准备方面的不足。

2021年,对教育培训行业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个年份。政策的黑天鹅清退了一批又一批企业退场,同时检验了一批又一批创业者的创业初心及本心。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希望轻轻教育能好好地完成这场对在线1对1的告别、做好善后工作。

附轻轻教育转型公告:

(责任编辑:孙颖莹_NB19008)

[作者:佚名]